<cite id="z5e0d"><form id="z5e0d"></form></cite>
  1. <rt id="z5e0d"></rt>
    <rt id="z5e0d"><meter id="z5e0d"></meter></rt>
  2. 香港分社 ? 正文
    <首頁 > 國際 > 正文

    在俄華商陷入恐慌:身邊人一個個確診,像枕邊放了炸彈

    時間:2020年04月12日 10:34  稿件來源:澎湃新聞


      石頭夫妻在柳布利諾做了六年生意,在大市場外租住民房,與另一個中國人合租了兩居室。室友4月3日回到中國綏芬河,隨後告訴石頭自己因肺部出現氣泡入院治療。

      石頭說,現在,身邊認識的朋友、同行一個個回到綏芬河並被確診了,他和妻子陷入了恐慌,“感覺病毒就在身邊,像枕邊放了炸彈”。

      隨著歐洲成為新冠肺炎疫情的重災區,中國確診病例一度清零的俄羅斯再次面臨疫情衝擊。截至4月11日,俄羅斯中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累計已超過13000例,其中莫斯科疫情最為嚴重,已累計確診8852例,居全俄各地區之首。

      據塔斯社此前報道,俄總統普京3月25日宣布3月28日至4月5日全國放假,隨後於4月2日宣布將這一舉措延長至4月30日。作為俄羅斯的“重災區”,自3月30日起,莫斯科市民被要求實行嚴格的自我居家隔離。

      受上述防疫舉措影響,莫斯科兩個大市場——薩達沃和柳布利諾3月28日停止運營。數名莫斯科華商告訴澎湃新聞,他們身邊已有多名同胞出現癥狀。4月初,租住在上述大市場內配套賓館的所有人員被通知需在4月4日前搬離,其中包括大量中國商人。大市場將全員清空配合防疫,這讓上千名華商的生意和生活陷入困境。

      身邊人一個個確診,“像枕邊放了炸彈”

      目前,莫斯科疫情仍在爬坡,且尚未達到頂峰。俄防疫指揮部4月11日發布消息稱,過去24小時,俄新增新冠肺炎確診病例1667例,累計確診13584例。其中莫斯科新增1030例,累計確診8852例,為全俄疫情最嚴重的地區。

      據俄羅斯衛星通訊社4月10日報道,莫斯科市長索比亞寧在接受采訪時表示,莫斯科新冠疫情暴發高峰還未到來,“現在仍處在這座高峰的山腳下”。許多中國商人對當地疫情越來越擔憂。薩達沃和柳布利諾為當地大型批發和零售貿易中心,這裏長期人來人往,攤位老板有中國人、白俄羅斯人、中亞人、東歐人等,來批發的人員同樣背景多元。

      今年52歲的譚鵬在薩達沃裏做了十幾年的仿真花生意,他是黑龍江綏化人,和妻子長期租住在市場裏的賓館內。據他介紹,中國人在薩達沃有200多個攤位,平均每個攤位3-4個人打理,同胞有上千人。

      大市場內的配套設施一應俱全:賓館、理發店、餐館、銀行、換匯點等,宛如一個自給自足的“城中城”,很多商鋪的經營者吃住都在市場內。它的封閉性和人員聚集密度,讓大市場在面對疫情時異常脆弱。

      “我春節回國,之後一直沒能回俄羅斯。”同在薩達沃做生意的中國人王海洋告訴澎湃新聞,薩達沃和柳布利諾這類大市場裏的人流量非常大,發生聚集性傳播的後果會很嚴重。據王海洋所知,薩達沃內賣仿真花的攤位靠在一起,“很多同胞都是做這個生意的”。

      譚鵬證實了這一說法,由於近幾個月棉服、鞋等攤位都是淡季,只有仿真花和漁具攤位的生意好,因此被感染的幾率高了很多。

      “前一陣莫斯科出臺防疫政策,把大市場關了,那時候我們也沒想走,大部分人家底都在那兒呢。”譚鵬說,但他很快意識到情況變了:“我們大市場有十多個微信群,每個群都好幾百人,大家聊天發現很多人有疑似癥狀了。”

      “跟我在薩達沃賓館住一個屋的中國人先回國了,他在綏芬河被確診,已經肺部積水中度,”譚鵬告訴澎湃新聞,他得知消息後很害怕,決定跟媳婦“回國保命”。

      另一名在柳布利諾大市場做生意的中國人石頭告訴澎湃新聞,柳布利諾大市場4月7日有一名中國人確診,因是輕癥未被當地醫院收治,俄防疫部門人員收了這一確診病例的護照,要求他嚴格居家隔離。不過,澎湃新聞未查找到相關報道。

      據中國駐俄大使館4月1日披露,在莫斯科工作的中國河南籍男子郭林3月30日被確診新冠肺炎,因癥狀較輕醫院而不予收治,男子遵醫囑在家診療。

      石頭說,武漢出現疫情的時候,他在吉林老家過春節,因為離武漢遠,僅有“遙遠的恐慌”。現在,身邊認識的朋友、同行一個個回到綏芬河並被確診了,他和妻子陷入了恐慌,“感覺病毒就在身邊,像枕邊放了炸彈”。

      “如果不能回國,想得到中國醫生的指導救助”

      石頭夫妻在柳布利諾做了六年生意,在大市場外租住民房,與另一個中國人合租了兩居室。室友4月3日回到中國綏芬河,隨後告訴石頭自己因肺部出現氣泡入院治療。

      “他到現在都沒告訴我是否確診,只說肺部有氣泡,醫生說是吸煙引起的。但我是這樣想的,他可能有心理負擔,不敢告訴我。”石頭說。

      隨後,石頭妻子出現了感冒癥狀,高燒兩天退燒後,一直咳嗽,且鼻子不通氣,味覺嗅覺沒有了。由於俄語水平有限,以及擔心出門違法莫斯科居家令,加上真假核酸檢測的傳言四起,他們不知道該去哪裏尋求救治。兩人在莫斯科憂心忡忡。

      中國駐俄大使館4月11日發布消息稱,據俄羅斯媒體報道,近日在俄出現假冒新冠肺炎核酸檢測試劑盒。中國駐俄羅斯使館提醒在俄中國公民務必提高警惕,請勿使用非正規醫療機構提供的測試盒進行核酸檢測,以防被騙和耽誤病情。

      在莫斯科政府出臺政策關閉大市場並要求全員清空以配合防疫期間,又出現了各種關於“俄羅斯政府將大規模驅逐中國公民”的謠言,一時間人心惶惶。一些生意停滯、無處可住、同時擔憂感染新冠的華商們坐不住了。

      針對上述謠言,中國駐俄使館於4月7日、8日連續發布消息予以澄清稱,針對有個別媒體報道的“俄方關閉莫斯科薩達沃集散市場,中國公民遭驅逐,部分人員被拘留”的消息,實際情況為,根據俄方防疫統一安排,3月28日至4月30日所有在俄居民應居家自我隔離。包括薩達沃等市場在內人員密集場所均須關閉,市場人員應根據俄方規定同步居家隔離。

      4月3日,譚鵬和妻子踏上了回國之路。當時譚鵬的妻子出現了發燒癥狀,他懷疑兩人已經感染,想要尋求治療。

      幾天後,同在莫斯科某大市場工作的中國籍女子王麗踏上了一樣的回國路。4月5日王麗出現輕微發燒癥狀,因擔心自己被傳染在異國得不到及時救治,她立即訂了一張次日飛往符拉迪沃斯托克的機票。她告訴澎湃新聞,6日搭乘的從莫斯科飛符拉迪沃斯托克的航班上人不多,但幾乎都是中國同胞。“在莫斯科登機時,無人檢查體溫”,王麗說,這也是她擔心俄羅斯疫情失控的原因,俄境內防護薄弱,她希望盡快離開。

      譚鵬夫婦4月4日早上7時左右抵達符拉迪沃斯托克,之後坐了大約3小時大巴,抵達中俄邊境。那天綏芬河下著大雪,許多與譚鵬處境類似的中國公民拖著行李排隊進入國門,有人感嘆“回家了”。

      譚鵬和妻子在接受核酸檢測後獲準入境。妻子兩次檢測結果均為陰性,被送去酒店隔離。譚鵬檢測為陽性,目前正在牡丹江市康安醫院接受治療。

      “我現在就想,如果可能,想回國。如果不能,想得到一些中國醫生的指導救助。”仍然留在莫斯科的石頭說。4月11日上午,中國政府赴俄羅斯抗疫醫療專家組一行10人從哈爾濱啟程,赴俄協助開展疫情防控工作,專家組還隨機攜帶了向俄方捐贈的抗疫物資。醫療專家組抵俄後,將在駐俄使館領導下與俄方交流分享經驗,提供防控和診療指導與培訓。還將同旅俄華僑、華人、中資企業及留學生代表舉行視頻會議,介紹防疫知識和經驗並發放防疫物資。

    【編輯:劉舒藝

  3. PRINTED BY: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30/F.,Global Trade Square,21 Wong Chuk Hang Road,Southern District,Hong Kong
    Tel: (+852) 28561919 Fax: (+852) 25647453

    大伊香蕉在线精品视频-亚洲日本在线视频播放-五月丁香婷婷六月综合缴情